1. <th id="0wahr"></th>

        <tbody id="0wahr"></tbody>
      2. <dd id="0wahr"><track id="0wahr"><dl id="0wahr"></dl></track></dd><li id="0wahr"><acronym id="0wahr"><u id="0wahr"></u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店点

        2021-08-21

        返回专栏首页

        作者:店点

        原创投稿

        评论:
        这是不是条‘未曾设想的道路’?

          估计很难有人想到,今年的“华语辩论世界杯”,竟然会因为“《原神》的出现是不是国产游戏的黎明时刻?”这一议题,在网络上引发巨大讨论,并成功出圈。伴随着这一“原神”辩题的公布,在各大网络社区平台,诸多网友就已经先于辩论选手开始唇枪舌剑了。事实上,自从《原神》这款游戏上线以来,网络上对其的讨论,就一直没有停过。只不过,这次“华语辩论世界杯”把这个话题搬到了台面上,并且还有各大高校的王牌辩论选手针对这一辩题“开战”,倒是能让网友们图个新鲜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不过,除了“原神”辩题外,另一个“二次元”相关的辩题,也成为一些网友讨论的热点。那就是在8月16号的“16进8上半区辩题”——“传统偶像/虚拟偶像更能满足当代人的精神需求”。这一辩题,主要聚焦在娱乐行业,并且将重心放在了最近十分火热的“虚拟偶像行业”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感兴趣的读者,可以自行寻找这几场辩论赛的录播。总的来说,看各大高校的辩论队讨论“传统偶像与虚拟偶像谁更好”,还是挺好玩的。辩手们针锋相对,甚至爆出诸多“金句”。比如清华大学和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在这场辩论中,厦门大学嘉庚学院的一位辩手,就在形势紧张的状况下,情急爆出:“Siri不是偶像,但是嘉然是我老婆啊!”瞬间暴露自己是“嘉心糖”和A-SOUL粉丝的事实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这次“华语辩论世界杯”拿虚拟偶像作为辩题,算是把“Vtuber”这一新兴行业,再次放在了主流文化的视角下进行考量。虽然用意很明显,气氛也比较严肃,但辩论的过程却充满乐子,只能说是充分发挥互联网的“娱乐精神”了。不过,在国内的虚拟直播圈中,最近却突然发生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,并引起部分网友热议和追踪——乔碧萝疑似借助虚拟主播形象,成功“转生”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这事确实让人有些细思极恐——如果事情为真,那么乔碧萝此举,无疑为那些当年被封杀的网络主播们,指引了一条重回国内互联网的“明路”。

          想要说清楚这事,得先扒一扒乔碧萝当初的那些事。

          如果互联网还有记忆,那么聊到乔碧萝,就不可能不说到,2019年震惊整个网络直播圈的“萝莉变大妈”事件。当时的乔碧萝,还是斗鱼“APEX区”的一名游戏主播,ID为“乔碧萝殿下”。由于乔碧萝直播时用的是“萝莉音”,且喜欢用卡通人物遮住脸进行不露脸直播,还称呼自己为“颜值主播”,很快就聚集了一大批喜欢其音色,并对其真容感兴趣的网友——这点其实并不奇怪,有一种东西叫做“视觉切断”,乔碧萝用图片将头部遮住,使观众在视觉上出现阻隔,而此时人的大脑,就会自发脑补出一个相对完善且符合个人审美的形象。同时,由视觉切断造成的神秘感,也能进一步激发人的好奇心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近些年在游戏圈中异常火热,且成为无数“LSP”玩家最爱的2B小姐姐,就是活用视觉切断原理的典型代表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乔碧萝懂不懂视觉切断的原理,现在已不得而知,但确实有网友为了一睹乔碧萝的“真容”而“豪掷千金”——乔碧萝在直播间表示“打赏10万就能线下见面”,而其直播间的榜一,也实打实地花了“十万大洋”赠送礼物。然而,就在这位榜一大哥兴高采烈地准备线下见面时,“萝莉变大妈”事件的发生,让乔碧萝的形象和风评直接急转直下,这位花了10万的榜一,也是连夜注销账号跑路,甚至还在微博上曝光了一波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“萝莉变大妈”事情的经过,大致为乔碧萝在某次和其他女主播的连麦中,用来挡住自己面部的卡通图片掉落,导致其真容露出。这起事件迅速发酵,并开始破圈,一系列关于乔碧萝的传闻和流言,也不胫而走。一夜间,乔碧萝就成了国内互联网上的知名人物,甚至一夜还多了好几万的订阅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事情越闹越大后,斗鱼经调查后宣布“该事件系主播‘乔碧萝殿下’自主策划、刻意炒作”,并永久封停了乔碧萝的直播间。然而,乔碧萝“贼心不死”,又在虎牙、B站等平台尝试直播,均遭到了平台的永久封禁。顺带一提,乔碧萝转战B站后,人气在数小时内就升到了第九,可见其当时热度之高。

          然而,在被贴上“劣迹主播”的标签后,再高的人气也只是过眼云烟——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(直播)分会,向社会公布了第三批主播黑名单,而乔碧萝赫然在列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五年内,乔碧萝都无法从事国内的直播行业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而乔碧萝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共视野中,则是2019年底的一次采访。并就自己的直播生涯和事件进行澄清。不过,这番采访也未能转变其在网络上的风评,而被国内“封杀”的乔碧萝,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都再无消息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没想到,时隔两年,再一次听到有关乔碧萝的消息,竟然是以“开盲盒”的形式,并且还与B站和新兴的虚拟主播行业有关——有B站网友直言,乔碧萝一直“套皮”在B站做虚拟主播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一言既出,将整个B站的虚拟主播圈,都搅得“人心惶惶”。很多网友加入了揪出“套皮乔碧萝”的行列。最后,一个ID为“ポケモン御三酥”(简称为“御三酥”)的虚拟主播,成了网友们的重点怀疑对象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令网友们起疑的,主要有两点:一是御三酥的字迹与乔碧萝的字迹高度重合;二是两者的声音极为相似。尽管这两点看上去“证据确凿”,但真“锤”起来,也很难经得起推敲。因此,目前只能说“御三酥疑为乔碧萝的转生号”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之后,又有网友爆出,御三酥和乔碧萝都出自一家名为“萌马文化”的公司,使“御三酥就是乔碧萝”的可信度。变得更高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御三酥对这一事件的回应,也十分反常。她直接清空了账号里的所有视频投稿和动态,并且在微博和网友们开始打官腔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在其所谓的“自拍照”被证实是盗取自其它UP主时,御三酥也并没有进行回应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种种行为,似乎都证实了“御三酥就是乔碧萝”这一推论的准确性。另外,网友又发现,除了御三酥外,还有多个账号疑似与乔碧萝有关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目前,依旧有不少网友,仍在讨论乔碧萝借助虚拟主播“转生”的话题。不过,对于“御三酥就是乔碧萝”的说法,尚且缺乏一个一锤定音的证据。

          不过,即便御三酥不是乔碧萝,但也足够给网友以及虚拟主播行业敲响一次“警钟”——说不定乔碧萝真会通过虚拟主播这一方式,重启自己的直播行业。而这还意味着,除了乔碧萝外,其他被封杀的主播,也有可能通过虚拟主播来实现“秽土转生”。

          这其实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。

          虚拟主播行业由于其特殊性,并不需要主播本人直接暴露在聚光灯下。出现在观众面前的,往往都是主播精心设计好的“二次元皮套”。一个虚拟主播,就是中之人和皮套相结合的产物。这也是虚拟主播行业最大的特色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正因如此,对于皮套下的中之人,观众往往并不了解,这就有了空子可钻。虚拟主播的主要卖点就是皮套的人设,而这些都是能演出来的。说不定虚拟主播是个温柔善良的可爱角色,而中之人实际的性格却截然相反。这其实可以类比网游,很多玩家不都喜欢在游戏里创建女角色吗,有的甚至还直接在游戏里扮成了女性。

          也就是说,只要演得好,观众就很难察觉皮套下中之人到底是个什么样。这无疑就给那些被封杀的主播,提供了一条重回国内互联网的道路——就像这次的“乔碧萝借助虚拟主播转生”的事件那样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则是国内虚拟主播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壮大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和认可这一新兴直播行业。毫无疑问,B站是目前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平台,大部分虚拟主播都选择在B站直播。这无疑与B站的“二次元”属性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          如果要细究B站虚拟主播业务的发展,则离不开日本虚拟主播行业的刺激。随着一大批“日V”入驻B站,善于接受新兴事物的B站用户,很快便对这一“舶来品”另眼相看。之后,Hololive发现国内虚拟主播市场的前景,令旗下的虚拟主播大批入驻B站,算是开启了虚拟主播业务在国内发展的“新纪元”。不过,由于Hololive旗下的虚拟主播多次发出不当言论,遭到了国内网友抵制,最终退出中国市场。尽管如此,虚拟主播行业的发展已难以阻挡,并逐渐成长为B站的标志性业务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如果查看B站的“航海名人堂”,能发现虚拟主播在榜上的占比极大。这里先解释一下“航海名人堂”。在B站的直播设定中,观众可以花198元“上舰”,成为某个主播的“舰长”(时间持续一个月,可续费),类似于贵宾。而B站会统计每个主播的舰长数,破百即可永久列入“航海名人堂”。这其中还分为三个档次——“百人舰队”、“千人舰队”以及“万人舰队”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在虚拟主播刚刚于B站兴起时,“百舰”就已经算是“大V”了,“千舰”更是“V中顶流”。在Hololive退出中国市场后,一名ID为“绯赤艾利欧”的日本虚拟主播,以一夜3000舰的成绩,登顶B站V圈。而这一夜则被称为“奇迹一夜”。在此次事件后,B站的“千舰大V”数量明显多了起来,由Hololive退出造成的市场空缺,开始被填补。

          随着虚拟主播行业壮大,国产虚拟主播也越来越多,甚至引起了互联网巨头的注意。比如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国内虚拟女团A-SOUL,就是由乐华娱乐主持,字节跳动投资的大型虚拟偶像企划。随着企划顺利实施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虚拟主播行业。而A-SOUL的五位成员,也是毫无疑问的名列B站“航海名人堂”的“千人舰队”之列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好像暴露了什么

          顺带一提,目前在B站达成“万人舰队”成就的主播,仅两名。而其中,就有A-SOUL的队长,也就是虚拟偶像“贝拉”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按照一名舰长一个月198元的算法,万人舰队,则相当于粉丝在该直播间消费了198万元,是真真正正的“月入百万”。而这也可以从侧面体现出,虚拟主播的流水和盈利有多夸张。

          那么,做一个虚拟主播难吗?其实并不是很难,但依旧存在相应的成本。毕竟比起传统直播,中之人还得先弄个“二次元”的皮。但从越来越多的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来看,是能够克服的困难。

          难度不高,做起来后又能赚取暴利,再加上不用自己亲自露面,这对于那些被封杀的主播而言,确实足够有吸引力。唯一的不足,可能就是需要重新培养观众,但对于有着直播经验的他们而言,这点可以忽略不计——按照规定,他们本不能再以主播的身份,出现在国内互联网上。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两相权衡,我相信有意愿的人,会尝试借助虚拟主播来“转生”,比如这次聊到的乔碧萝。

          这样看来,那曾经在国内直播圈叱咤风云的卢本伟,会不会也“转生”一波呢?

          《乔 碧 萝 重 生 之 我 在 B 站 当 Vtuber》

          有可能,但我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。毕竟,这是钻了法律与虚拟主播行业的漏洞,也是对我国法律的亵渎。即便套上了“二次元”的皮,也不能抹去这些被封杀主播所犯下的错误。

          大家都是成年人,为自己的言行负责,是常识。

          玩家点评 0人参与,0条评论)

          收藏
       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  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  热门评论

          全部评论